«   2018年5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内容

清明节讲真实的鬼故事,很短却极度惊悚

2018年04月05日 | 分类: 短篇鬼故事 | 217 浏览 | 0 评论

俗语曰:巴人重鬼,蜀人重仙。从小到大,听到了许多真真假假的鬼故事。在这些人鬼难辨的鬼故事中,我曾吓得不敢到屋后的水缸前取水,看到被风吹得窗帘黑影会使劲把头往被子里钻……。

  现在,我想要开始慢慢地回忆:

  一 不死的婴儿

   这是我婆婆(奶奶)给我讲的:说是我们那里农村有一户人家,刚生了孩子不久,孩子就夭折了。孩子的父母非常伤心,就拿了一块布,把小孩包了,找了一个地方埋了。

   在这之后,没有过多久,村子里面就开始出现一些异常事情,一到天黑,村子里的狗就开始无缘无故的乱吠。尤其是这户人家里面,老是半夜里听到婴儿哭声,屋子厨房里面的锅碗瓢鹏什么的也时不时地乱响起来。 这户人家觉得非常怕,就在当地找了一个端公(大概就是这边所谓的有点道术的异人)问问是怎么回事?这人算了算,说是家里那个刚死的小孩,埋的地方太好了,但他无福享受,所以快要成精了。只有把他重新换个地方埋才能避免。于是这家人领着这个人来到小孩埋的地方,挖开坟墓,打开裹石布一看,果然,婴儿的尸体一点都没损坏,就跟刚死的时候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尸体身上开始长出了一寸长的红毛。这家人听从端公的建议,赶快把小孩的尸体用桐油煅烧了,重新埋了个地方。说是如果发现晚了,这个小孩就会变成罗刹了,到时就开始吃人了。

   婆婆说,如果这小孩有福气的话,那就会老老实实的待在埋的那个地方,那他的父母那就会有很好的福气,日子一定会过得红火,可惜呀,就是没那个命!

二 一双绣花鞋

   我婆婆的娘家以前是地主,家里有些钱,因此便经常被周围的土匪绑票,用钱粮来赎回。这一年,土匪又开始绑票了,这次绑的是一个女性亲戚(已经记不起是什么亲戚了)。给我婆婆娘家发了绑票通知,要求什么时候交钱。然后就把那位亲戚独自关在一栋二楼小木房里,然她自己休息,然后土匪就在屋子外面打牌喝酒,等赎金送来(挺盗亦有盗的,只要赎金,不做人身伤害!)。

   天晚了,那位亲戚没办法,独自一人在屋里面,也不觉得多担忧,大概是类似的情况出现太多次了。所以便索性脱了外衣,上了床,把衣服披在身上,望着旁边的桐油灯出神。这时她突然听见楼上有人走动的声音,由于是木楼,所以声音特别大,而且特别清楚。亲戚很奇怪,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楼上怎么还会有人呢,于是她便好奇的盯着屋子里面通向二楼的木梯子上口处。人走动的声音很清晰,只是走得特别慢。脚步声走到梯子处便嘎然而止了。由于觉得奇怪,所以那位亲戚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梯子上端,心中一直在猜测到底是谁了。过了好一阵子,脚步声又开始了。不一会儿,一团红影在梯子上方摇摆了几下,"啪",红影从梯子外侧掉了下来,落在第一阶梯子上。那亲戚定睛一看,是一只血红的绣花鞋,心中顿时发了毛。接着,另外一只绣花鞋在空中晃了晃,也掉了下来,落在第一阶梯子内侧。两只鞋子就这样交替着从梯子往下走,木梯发出"吱吱"的声音。亲戚的头发一下子炸了起来,连衣服也来不及穿,就光着鞋冲到门口,大叫:"有鬼阿,有鬼阿"。外面的土匪听见我亲戚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急急忙忙的打开门,把她救了出去。

   后来,通过打听,据说是在这房子的阁楼上,曾经吊死了个新媳妇。大概那双绣花鞋就是她的吧。  

  

三 救人的哮天犬

   文革那阵子,如果家庭背景是地主的可就倒霉了。时不时的会有红卫兵来批斗,据说因此而枉死的人不在少数。所以,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先自己跑路避避风头是为上上之策,这在我们老家那里,叫做"跑反"。我婆婆娘家以前是地主,可想而知,这种"跑反"的事情是会经常遇到的。

   这一年,红卫兵又开始来闹事了,婆婆娘家人得到了消息,便开始"跑反"了,但是慌忙之中,婆婆的一位长辈落单了,一个人在荒山里面迷了路。这位长辈由于眼睛不好使,大概是得了类似于白内障的病什么的,只能模模糊糊看见自己前方5,6米的地方。由于行动不便(缠过小脚),再加上视线不好,所以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地方了。

   天黑下来了,只有一点微弱的月光,能让长辈慢嗦嗦的往前点这步子。等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长辈就开始听见自己的耳边出现了嘀嘀咕咕的声音,仿佛是有人在低声交谈似的。长辈是个见多识广的人,知道自己遇到鬼了,但是苦于自己脚小,行动不快,视力不行,而且又迷路了,没办法只有壮着胆子往前走。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长辈似乎都感觉到了有人说话吐气吹在脸颊上。这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狗叫声,然后一下子耳边所有的声音都没有了。借着模糊的月光,长辈看见前面离自己不到1M的地方有一只白色的狗,毛乎乎的大尾巴在左右摇摆。养过狗的人就知道的,狗尾巴左右摇摆时表明没有恶意与人亲近的意思。于是,长辈就走向前,抓住狗尾巴。说也奇怪,那只狗似乎就专门在等长辈抓一样。我长辈一抓上它尾巴,然后白狗就开始往前走,然后长辈就一直跟在后面。狗走到一个地方,然后就开始上山,上到山顶之后,山顶上有一个大平台。长辈模模糊糊的看见平台上有一大堆篝火,在火边坐了几个似有似无的人影在低声嘀咕,感觉是在烤火。大白狗呜咽了几声,然后就掉过头,向来时的路走去。长辈紧紧抓住狗尾巴,跟着下了山,走了好一段平路,然后来到一条河边。这一块长辈是比较熟悉的了,于是高兴起来,开始吆喝船家过来渡人。还好,有船在,于是长辈先上了船,转过身来准备拉狗,可是根本就没看到狗的影子。问那个船夫,船夫说没有啊,没有看到有狗啊,就你一个人。后来,长辈终于和家人会合了,又安全的渡过了一次劫难。

   婆婆说,后来大家分析,一定是二郎神的哮天犬来救得长辈。还是好人有好报啊,我们家虽然是地主,但是没做过什么坏事的。婆婆最后总结似的说道。  

  


四 遭遇饿死鬼

   这是我爸给我讲的故事:那时候我爸只有20几岁,家还住在山里的农村,买生活必需品办事什么的,都必须要走2,3小时的山路到城里面去。

   这一次我爸又去城里面去办事了,办完事之后呢,发现还剩1块多钱,想起我婆婆爱吃桔子的,于是就买了4斤多桔子,准备拿回去孝敬我婆婆。走过山路的人都知道,下山容易上山难,因为上山是上坡路。所以呢爸走得很慢,累得气喘吁吁的。大概走了1个小时山路了,爸爸来到一个山隘口。这时爸突然觉得肚子好饿,就仿佛1天没吃饭过一样,两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这种饥饿的感觉我尝试过,小时候有一次跟妈赌气,没吃午饭和晚饭,www.guisenlin.com 第二天早上连端碗的力气都没有了)。不会呀,刚才在城里面吃了一碗面条的呀,就算饿也不可能这么快吧,而且还这么强烈。我爸企图想站起来,但双腿根本就不听使唤。我爸没法子,就拿起本来买给我婆婆的桔子,一个接一个的剥着吃,眼看一袋子桔子都快吃完了, 还是觉得非常饿,刚才那些桔子根本都没起到作用似的。我爸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觉得今天怕是遇到什么了。于是就趴在地上,用手支撑身体往山口那边挪动。大约移动了10来米,我爸就觉得不饿了,反而觉得肚子撑得难受,"哇"的一声一下子把刚才吃的桔子全都给吐了出来。然后才踉踉跄跄的跑回家了。

   婆婆后来托人打听,说那个山口几年前饿死了一个乞丐,可能是阴魂不散,不知怎的被我爸遇到了。

    五 遇到水鬼

   老家有条河叫后河.那几年后河水还比较大,河水比较清,因此后河两岸还有些专门以打鱼为生的人.有一家渔民,生活在城东南边的一个叫大岩窝的地方,由于这个地方地势比较缓,而河岸比较宽,因此后河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湖泊.

   这一年临近七月半的时候,卖鱼的生意就开始好起来,因为在我老家那里,七月半算是个大节日,家家户户需要买些好肉好鱼来祭祀祖宗,所以呢,这家人便白天休息,晚上去打鱼.晚上鱼会浮出水面呼吸,打鱼会比较方便.这天晚上,这家男主人坐在凳子上抽烟,他妻子就在一边剪脚指甲.那时候还没什么脚指剪,都是用做衣服剪纸片的大剪刀.他妻子剪完指甲,就随手把剪刀扔到了打鱼的竹篓里.抽完了烟,又说了会话,他估摸了下时间,是该鱼浮出水面的时候了.就招呼妻子,两人带足了家伙,拿起竹篓,就驾船出去打鱼了.

   这天晚上没有月亮,到处都是一片黑,但打鱼的运气却非常好,鱼特别的多,一网洒下去,可以打到5,6条.男的便不停的洒网,女的也高兴的把鱼往竹篓里面装.没打一会,两人就听见周围有两人声音在嘀嘀咕咕的说话,但仔细听却也听不到.女的有点怕,就想早些回去.但是男的不干,说这么好的打鱼机会,不能放过.渐渐的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大,已经能听出是一老一少的两人在争吵.小的说:"快动手吧,动手吧",而老的说:"不行,有夹夹,有夹夹".男的对这些声音充耳不闻,一心一意想多打些鱼.过了一会,耳边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快动手,快动手吧","不行,不行,有夹夹,有夹夹".又过了好一会,妻子对男的说,竹篓装满了.男的这才依依不舍的驾船往回走,心中盘算明天一定能卖不少钱.到了家,男的兴奋得抱起竹篓倒鱼出来."啪"一把剪刀掉了出来,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婆婆最后说,他们也是运气好,那晚带了把剪刀在身边,剪刀是辟邪的嘛.要不然,可能都回不来了!

  六 迁移的校址

   从我家往山里面走,会经过两个学校,第一个学校是红旗乡中心校,我小学就是在那里上的.在往里面大约走路半个多小时,就是红旗乡第四村小学,这个学校我也去过,不大,一栋环形的二层教室环绕着操场.其实,听人说,这个学校当初的选址并不是在这里的,而是在离这里的不远处山上的一个山坳里.

   当时,据说那边的教室根基都已经打好了,只差盖房了.让人运来了许多盖房的材料,每天晚上派一个老师睡在工房里面值班看守盖房材料.这天晚上,是一个30岁出头的女老师值班.晚上,女老师睡得迷迷糊糊的想上厕所.于是就拿了个电筒,穿上衣服,往厕所里面走.由于是刚开始盖校舍,所以厕所是非常简易的:在地上挖个1,2米的坑,在坑口搭几根木板,然后再在上面搭个棚子,这就是一个厕所了.

   来到厕所,女老师蹲下身来.不知怎的女老师觉得有种怪怪的感觉,于是就拿着电筒四处照,没发现什么.无意间的,她把手电筒往自己身下的坑照去."哇"女老师一下子尖叫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了,赶忙跑了出去.因为她看见在那两块木板中间,有一双光溜溜地脚在那里来回晃动.第二天,女老师就把自己的经历报告了上去,一下子都没人愿意在那里干活了.上级没办法,只好掩埋了这边,另外选了一个平地盖了这间学校.

   我家有亲戚住山上.去他们家时,这所废弃的校舍原址是必经之地.尽管掩埋在一层黄土下面,但是还可以模糊的看见以前用石块打好的根基形状.每当如此,我都想起那晚上女老师碰到的事情,心中那个怕呀! 

  七 压鬼

   住在山里面的一位亲戚他家隔壁有位小伙子,父母都早逝了,现在只有一个人在家,日子过得挺清苦的.后来,小伙子便一个人去广州了,90年左右那几年,全国都是很盛行外出打工的.小伙也挺能干的,在广州那边打工了几年挣了点钱,便回到老家,把老房子给推倒了,另外在村子东头找了块平地准备另修一栋小楼.我们那边民风还是蛮纯朴的,一般谁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全村人都会来帮忙.所以呢,没过多久,那间新房子就建成了.白屋红瓦,独立的两层建筑,可谓是村子里一大亮点.小伙子高兴得办了"房子酒",宴请了全村人,便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入住新房了.

   但是,自从入住后一连好几天,小伙子都睡不好觉,总觉得晚上睡着后,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叫唤:哎呀,好累啊,压死我了.但是一当他醒来,仔细听却什么也听不见.他也没多想,认为大概是自己耳鸣了,可能是在外太辛苦,回来做事轻松些,自己反而不习惯了,所以也没有跟别人说起这件事情.但是晚上他还是在睡梦中听见若有若无的呻吟声,累啊,压死我了.晚上睡不好,第二天自然精神就不好,日子久了,小伙脸上开始有些疲倦之色了.哎玛,太刺激了~~~好可怕呀!!

   有一天小伙子在自家地里干活,刚好邻村一个好久没见的老中医,老中医看到他,便停了下来问他是不是那里生病了.不是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吗,他怎么反而没有前段时间健壮.小伙看有人问他话,便说了,晚上睡不好觉,总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叫唤累的声音.老中医大概也是有些门路的,一听这话,便仔细算了算说,他的房子大概是压着什么东西了,建议他挖开地基看看.小伙一听觉得也有道理,如果是自己耳鸣的话,不可能每次耳鸣的声音都是一样的.于是就跟老中医约好,找个时间去他家新房子看看.老中医去了他家,在家里里外外转了转,说把床挪开,找人往床底下挖.大概挖了2,3米,便在坑里面发现了一个已经腐朽了的棺材,棺材里面是一幅白森森的骨架.巧的是,棺材的摆放位置和小伙卧室床的摆放位置时一模一样,这或许也是每晚小伙听见"压死我了,好累的"原因.老中医说把棺材移走就可以继续在新房里住了.但小伙吓得那里还赶继续住啊,便马上把新房重新推掉了,便又出去打工了,准备挣好钱后,还是在自己家老房子基础上重修几间房.

   去这位亲戚家时,去看过那间已经被推掉的新房,砖呀,石头呀什么的都已经被村民用了,只剩下了一块地基.

  八 雨夜龙影

   我妈一直都说她也见过龙的.

   我家就坐落在一条河边.那条河不大,仅仅只有10米来宽,但却是从来没有干涸过,同时离家不远有另外一条河,虽然很大但是近年来却经常断流.河的边上坐落着其他许多人家,挤挤挨挨的.现在那条河边的人家比以前更多,多得几乎都找不到去河里的道路.

   那是我小学读3年级暑假的时候,我们家那时候正在新修房子。我爸在街上租了一间房子做生意,所以基本上都是我妈晚上睡在工地上看材料,而我和我姐睡在街上的租房里.修房子开始没有几天,天就开始下雨, 瓢泼大雨的下个不停,连续好几天.我记得当时街上的下水道的水都走不急,街上迷漫着一尺深左右的水.在雨停的头天晚上雨点更是大,伞根本都撑不住,上面下大雨,伞里下小雨.不过一下子第二天,天一下子就停了,只是河里还汹涌着黄黄的洪水.第二天早上我妈就来到街上跟我们说,昨晚她见到龙了.因为雨大,所以工地也停着,妈就一直呆着临时屋里.在夜里大概2点钟左右,我妈一下子被一道光给刺激醒了,她迷迷糊糊的看见有两束强烈的光从河的上游往下而来.我妈的第一反应是有人在打灯笼,但转眼一想不对,怎么可能有人在大雨之夜打灯笼夜行呢,而且这边又好多年没人用灯笼照明了.很快的,两束光从我妈眼前一晃而过,后面带着一条长长的黑影.我妈后来想想,这该是龙才对,只有龙的眼睛才会那么大,那么亮,才会浮在河面上行走的.而且这是条蛇转化成龙了,因为老家那边的传说是龙都是由蛇转化来的.一般蛇修炼成功后,就会乘着风雨之夜升天.

   除了我妈之外,那天晚上临家附近的好几个邻居也说她见着两束非常亮的亮光了.可惜啊,我那天晚上住在街上,没有目睹这一盛况.不过更让我可惜的是,那次大洪水之后, 把河边的一条小水沟给冲毁了,那可是我小时候捉鱼的天堂啊.现在的残存记忆里,我后来在那条毁了的小水沟壁上,发现了一些貌似鸡爪的痕迹.

  九 猪儿鬼

   “猪儿鬼”听老人们说是猪死后,魂魄不散形成的游魂野鬼。

   那是妈还在她娘家当姑娘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妈的娘家我去过,格局就是几间土房依山而建靠在一起,形成工字型,然后就是一个天井,我们哪里俗称地坝,然后猪圈坐落在地坝的对面,与住房之间隔着地坝。妈的卧房在最里面,仅靠着山体,因此一般而言,在妈的房子里是听不见猪的叫声的。但是事情却偏偏奇怪,一连好几天妈总听见在自己的窗子底下有类似猪发出的“呜呜呜呜”的声音,从天黑一直叫到天明,妈大概也是听说猪儿鬼的事,吓得大哭,但是外公他们听不见,也去窗子外面看了,但什么都没看见。没办法,妈吓得不敢睡,就去和她妹妹挤一张床。没过几天,村子里面的猪就得了猪瘟,死了一大半。

   奶奶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也是在听到猪儿鬼叫唤后,周围的猪就开始得猪瘟,进而大片的死亡。

   后来我问我妈,说猪儿鬼的事情是不是她骗我的,窗子底下本来就有一只猪在哪里睡。我妈一本正经的说,那时候她虽然也不大,但是还是能分别出猪的声音的。那声音虽然跟猪的类似,但绝对不是真猪在那里叫的,而且自己的猪都关在猪圈里面,窗子下面怎么还可能会有猪睡在哪里呢!

  十 死后复生

   真的是一个真事情。

   故事的主人公是我小学死党的爷爷。他爷爷我是见过的,为人很好挺善良的一个老头。也认识我,因为我常常去他们家找我死党玩,不过他现在已经去世好多年的。但是我知道的,他死了不只一次的!

   在我们小学5年纪的时候,死党的爷爷就死了,因为上学的时候我看见我死党的手臂上系着黑布条了。但没过两三天天,死党手臂上的黑布条又没了,因为他爷爷又活过来了,也就是他爷爷在死后3天后又活回来了。这一下子就成了一个传奇故事在我们哪里传开了。据说,他爷爷一醒来,就开始讲他死了这几天的经历,说黑白无常把他带走,然后走过一条荒无人烟的路,走过一片森林,走过了一条桥,然后把他带在阎王爷面前,阎王爷一查,说他还有几年阳寿,就差人把他带着在地府转了转。他爷爷说他在地府见了不少的监狱和一些刑具,然后一天不小心被地上的石头绊了一跤,就一下子从地府回来了。

   后来听说他爷爷又活了好几年,然后无疾而终!

十一 空潭瓢声

   这是我幺姑N年前的男朋友在N年前给我们讲的他老家村子里发生的事情。

   我们那里都是山区,山里面的人家吃水都没有自来水的,现在一般都是用水管子自己接在水源丰富的水沟里,把水引进到自家的水缸里面。但在更早之前,都是用水桶挑水回来吃的。

   说是他家村子里面有一户人家,只有两个女儿。父母忙于农活,所以多半家里的水都是家里的女儿挑的。说那一年下了一次大雨之后,她们时常挑水的山泉便从娟娟细流变成了一条粗水柱。住在山里的人都知道,在暴雨过后等水稍变清澈后的水是最干净最香甜的。因此一等到山泉水变清,两姐妹就去挑水了。姐姐年纪比较大,所以挑的是水桶;而妹妹年纪小些,所以只拿了家里的水壶。接水的方式是用水瓢接满水后,然后往水桶里面倒。姐姐先接满水,然后把水瓢递给妹妹,说慢点接,然后就挑着水桶往回走了几步,休息着等妹妹过来。但等了好一会儿,妹妹还没来,姐姐就回去山泉边看,但只见到一个水壶放在路边,妹妹和瓢都不见了——糟了,妹妹肯定是被水柱冲走到底下的水潭中去了。姐姐连忙蹼爬连天的回去向父母报告,说妹妹被水冲走了。村子里赶忙派人下水潭去找,但是没找到尸体,瓢也不见踪迹。据说从那之后,每当山里面下完雨,水沟里面水转清的时候,从山泉边经过的人,都会听见有人拿着水瓢往水壶里面倒水的声音。

  

  十二 夜遇红衣女鬼

   我们老家那边有个爱喝酒的人,每天干完农活后,就要到街上去喝酒,每次都是喝的令酊大醉,然后才在夜色里跌跌撞撞的往家里走。从街上到他家里有一条大河,现在有两座大桥横亘在河上,不过那个时候还没有,只是放在河中间几块大石头作的简易桥。

   有一年呢,下了大雨,河里面水变大了,把那几个石头给淹没了,要过河只有赤脚趟水过去。这个醉鬼仍然和以往一样,天天照常喝酒,喝好后就脱鞋赤脚过河。一次,他又去喝酒了,从下午喝酒喝到午夜,喝得大醉之后然后开始往家里走。来到河边,脱完鞋后,正准备往河水里面迈脚,突然感觉有人在拉他衣服,他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漂亮的女的,穿着红红的衣服。那女的拉着他说,羞涩的说,大哥我害怕水,不敢淌水过河,能不能把我背过河去一下。醉鬼一听就来气,我自己脚都站不稳呢,还背你!说着甩开那女的手,就一个人赤脚过河去了。一连几天,醉鬼喝完酒回家的时候都会遇到同一个女的,缠着他让他背过河。渐渐的,醉鬼开始心理有点嘀咕了。这一次呢,他去街上喝酒的时候,就偷偷的在口袋里装了一根红绳子,然后喝酒的时候就只喝了6分左右。同样,又是晚上了,醉鬼来到河边。跟前几天一样,那个女的又来了,说让他帮忙把她背过河一下。这次,他就很爽快的答应了。把鞋脱了,塞在口袋里,然后背起了那个女的,开始过河了。在河中间的时候,醉鬼就偷偷把红绳子拿出来,把背上的那个女的绑在自己腰上。等过了河,刚走了几步,这个女的就娇滴滴的对醉鬼说,好了,大哥谢谢了,放我下来吧。但他装着没听见,也不顾那女的在自己背上挣扎,继续往前走。眼看的就要到村子里了,因为远远的听见有狗吠声了。那个女的就说,大哥,快放我下来,不放的话,我就吓死你。醉鬼没有理她,仍旧往前走。走了一会儿,女的叫他回头看下。他回头一看,妈呀,那个女的头一下子变得有3个猪头那么大,醉鬼心理打着响鼓,但仍假装不怕什么的样子,没有理她,继续往前走。一会儿,醉鬼感觉自己肩上搭了个东西,他仔细一看,哇呀,原来是一条1米多长的红舌头。醉鬼心中虽然这是两腿就开始打哆嗦了,但事已至此,他只好继续往家走了。于是他使劲的把那女的箍在自己背上。越往家里走,背上的女的挣扎越厉害,然后渐渐的就不动了。等回到家里,醉鬼把身上的东西放下来,哪里是个女人啊,是一块腐迹斑斑的棺材板。

   后来,醉鬼找到懂行情的人,用桐油把这个棺材板给煅烧成灰了。据说,是下大雨涨洪水的时候,不知怎的这个女的坟给冲毁了,把棺材板冲到了河里。幸亏被醉鬼发现并毁灭了,不然的话,这个女的就要开始害人了!

  

  十三 鬼挡路

   老家有一个邻居以前是开长安车的,专门在城乡之间运送货物和人员.在那几年里,开长安车的可都是很能挣钱的一份职业.不过他似乎没有开多久时间的长安车,然后突然就不开车了,把车卖了去干别的了.这种反常之举自然引起了邻人们好一阵子的好奇.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邻居他妈到我们家里来缝补衣服(我们家是做缝纫的),坐着和我婆婆闲聊.在闲聊中才把她儿子突然决定不开车了原因说出来:说是几个月前,她儿子拉货跑长途去了长石(老家那里的一个乡,离市里有100多公里),歇完货后已经是晚上1点钟了,由于这段路他跑了很多趟,很熟悉,所以就决定连夜往回赶,回家里面休息.去过四川的人都知道,四川的道路多是盘山路,一边是悬崖,一边就是山体,虽然距离不长,只有100多公里,但是道路条件不好,基本上需要开2到3个小时.开到盘山路的时候,她儿子小心翼翼的放慢了速度往前开.突然在一个比较陡峭的拐弯处,看见靠近悬崖一边的路边有一个女的向他招手,似乎是想要打个顺风车.晚上视线不好,她儿子也没看清楚女的长啥样,只是看见那女的穿一身白的衣服,在风里面衣袂飘飘的.山里面车少,或许是这种打顺风车的事情发生过多次了,但是这么晚了还有人搭顺风车还是第一次.不过她儿子没怎么考虑就在离那女的几米远的地方停车了,准备载那女的一下.她儿子停下车,打开驾驶室车门跳下,往那女的站立的地方走去.绕过车头,却没有看见刚才那女的.夷,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她儿子跳上车,通过挡风玻璃往前一看,那女的还在,穿着飘逸的白色衣服向他招手.他又跳下去,绕过车头一看,根本没有人!一下子,她儿子头皮就麻了,赶紧跳上车,加足了马力,一路没停息,一口气回了家.回了家就一下子病了好几天.病一好后就把长安车给卖了,然后决定再也不跑长途了.

   婆婆说,可能她儿子就遇到鬼挡路了.幸亏他跑的快,不然结果肯定是连人带车掉到悬崖下面去.

  

  十四

   老家那边有个说法,就是石匠家的矬子,木匠家的墨斗,裁缝家的剪刀都是辟邪之物。因为我们家是做缝纫的,所以剪刀有好几把,每把都大约有1、2斤重,用来铰布料的。下面这个故事,可是我亲身经历的。

   那是我读初中的时候,家里比较小,所以我爸和我的床都放在了同一个屋里,只是中间用凉席隔成了两间。那天晚上我很早就睡觉了,因为第二天要上课。但是迷迷糊糊的就被一阵吵闹声吵醒了。声音是从我爸那边传过来的,似乎是爸在骂什么人?“你赶快给我滚开”,“再不走你给你好看”,“你他X的是不是不走”类似的话爸爸说了好一阵子。爸爸的声音很大,我吓得不敢动,因为这个房间里面只有我和我爸两个人睡,那爸爸是在跟谁说话?我大气不敢出,只是使劲把被子蒙在头上,耳朵一直倾听爸爸那边的事态发展。后来爸爸也是大概说话说累了,就麻利的起了床,蹬蹬蹬的下了楼,从楼下拿了一把大剪刀,并在空中剪了几下,嘴里说着:你再来,试试看,然后把剪刀就放在枕头下面。过了一会,没有再听到什么声音,于是我就在迷迷糊糊中睡过去了。

   第二天我问爸爸是昨晚上他在跟谁说话?爸爸说那天晚上他一闭上眼睛就模模糊糊的感觉有个穿红衣服的女的立在他床头,耷拉着头发,但看不清什么样子。所以他一直都睡不着觉。后来拿了把剪刀放在枕头下面才睡得下去。我大汗,从此我的钥匙串上无论如何,总是会带把小剪刀的,一是为了方便,二是心中有些害怕啊!

  

  十五

   老家那边有种占卜术,是用鸡蛋做材料.先是在鸡蛋上画一些符,然后把鸡蛋放到火堆里面去烤.鸡蛋一受热就开始爆裂,然后蛋清蛋黄什么的就开始从裂开的蛋壳缝往外冒,等鸡蛋差不多熟了的时候就拿起来,根据蛋壳外面的裂缝纹路和里面的蛋清蛋黄状态进行占卜,占卜完后就让被占卜人把鸡蛋给吃掉.

   我是不信的,但是我父母和奶奶信这个,并给我算了N次命,所以我也被迫吃了N个这样带着糊味的鸡蛋.至于算的命如何我已经记不起了,但是有一件事情可令我非常奇怪.那就是我是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那里算过这样的命的,但是在占卜过程中,所有的占卜人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点:那就是我忌水,最好离河啊,湖泊什么的远些.我一直觉得奇怪,如果这种占卜术是假的话,那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会提到我忌水这一点呢,他们也不可能为了糊弄我们而互相串通吧.

   不过,可想而知,我父母是多么反对我夏天在河里游泳了.基本上偷游一次,被发现了,肯定要挨打一次.我现在也很少再去河里面游野泳,不知道我是不是也相信那个占卜了.

  十六

   我二老子(姑父)刚工作的那几年,一直在一个叫白矿的煤矿当下井工人.白矿位于郊区,离县城并不是很远,但是在80年代初的那几年,那边还是个人烟稀少的地方.不过现在那边早已经修起了好几栋档次不错的住宅区了.

   略微知道煤矿行业的人都知道,煤矿的下井工人都是三班倒,每天上8个小时,基本上每一个月都至少要上10天的夜班.当时我二老子是个年轻小伙子,抽烟喝酒都会来一点.这天晚上,井下事情比较多,等他从坑口下班出来时,已经是晚上1点多钟.由于跟同事倒班,他这次的夜班是已经连续上了半个多月了,他心中有些窝火,再加上夜里天气有点寒冷,他便在门房那边讨了杯酒喝,然后就拎着井下自己常用的那根钢筋棒略有醉意往回走。从坑口到他住的宿舍楼是一条农用机耕道,穿过一大片农耕地,路程并不是很长,走得快的话,一刻钟就能到家。但是那天晚上有点奇怪,二老子感觉似乎走了好长的路,但是还是看不到宿舍楼的那片灯光,而且这时候酒意也上来了,他一下子踉跄的跌倒在了地上。一阵疼痛从受伤的部位传了过来,他用手一摸,有点湿湿的,跌出血了。也正是这一阵子疼痛让他头脑顿时有点清醒。他抖抖索索的点了根火柴看了下时间,3点了,也就是说他至少在路上走了1个小时。怎么可能!他突然间似乎觉察到了什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遇到了鬼打墙!借着火柴微弱的灯光,他似乎感觉到后面有什么东西在动,他转过头一看,是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摇摇摆摆的往大里长。二老子想都没想,就顺手用手中的钢筋棒使劲地一挥,把那团黑影连腰斩断。然后便马不停蹄的往宿舍楼赶去,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夜里近4点了。回到家里后,二老子一直没有说那晚上的经历,直到好多年之后,才给我们几个小孩讲故事时的把这段经历讲了出来。他说他第二天白天的时候伙同几个人去找那天晚上记忆中的那个地方了,什么都没发现,除了一块断成两截的牛屎粪。二老子说可能是遇到牛屎鬼了,幸亏那天晚上他跌了一交,出了点血恢复一些神智,不然等那团黑影成了形之后,我们就没他这个二老子了。

  十七

   那时候,我们还住在山里面的农村.我公(爷爷)有一次去城里面办事.在回程的路上就遇见一条蛇.蛇大概有2米长,盘在路中央.看见我公走过来的时候,就用尾巴支在路上,开始直起身躯,一节节的往上拔高,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公.由于我公的个子也不矮,有一米七多,所以无论怎样,那蛇还是比我公低一点.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那蛇往路边的一个小树上爬去,到树下后,就用身子缠着树干,开始蜿蜒的向上爬去,一下子,就比我公高出了好一段.我公也听别人说过这样的事情,知道他必须做到比蛇头要高才行.但是路上都是小树木,没法爬树.正当我公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突然一道灵光闪现:他立马脱下自己的鞋子,使劲向天上仍去.那蛇一看,顿时泄气式的身子软了下来,然后开始下了树,窸窸窣窣的溜进草丛中去了。

   这种事情,我婆婆后来也遇到过了一次。婆婆告诫我说,如果谁在路上遇到有蛇想要跟他比高矮的时候,他必须想办法高过它,不然这个人性命堪忧了!

  

  十八

   我们老家那边埋在山上的坟,不知是为什么,总是喜欢建在路边.有些坟看起来比较新,那是经常有后人去修葺的缘故,但是也有一些孤坟,无人管理,就相当的破败了.以前小的时候,走那些路的时候,看见那些老坟的时候,总觉得非常害怕,害怕里面会猛得蹦出来个什么东西来.

   说有一个住在风水溪(老家的一个小村子),大概20多岁的小伙子,在城里面揽了个小活,每天早上从家里面出发去城里面做活,晚上再走回家里.我家有亲戚就是风水溪的,因此这条路我走过,大概要走两个多小时,全是山路,路上要经过好几十个坟墓,而那些坟都是建在小路边的,掩隐在灌木林之中,时隐时现的.有一天早上,小伙子又照常从家里出发去城里.路过其中一个坟墓比较集中的地方,无意间看到,离路边不远的一座老土坟从中间裂开了一个口子,口子里面泛出黑乎乎的光.小伙子没有多想就只是看了看就离开了.晚上回去仍然无意识的看了下,也没有觉得什么的.小伙子回去后的那天晚上,闲谈中把这件事情跟家里说了下.一听见有这事,他爸觉得此事不同寻常,便告戒自己的儿子说,让他别走那条路了,换另外一条路去城里,尽管另外那条路要难走一些,而且花的时间更长.小伙子随口就答应了,但心里却没有怎么在意这件事情。一连几天,小伙子仍然从那条路去城里,从那条路回家,一路上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小伙子便心里嘲笑自己的爹太迷信了.但是,有句俗话:久走夜路,必要碰鬼.这一天早上呢,山里面起了雾,山里面本来是日出很早的,但是由于大雾,还看不到一点阳光.路过那座裂开的坟的时候,小伙子奇怪的看见有一个穿着新娘子衣服的女人盘腿坐在坟头上梳头.由于背对着他,所以看不见脸,但是看得出来年纪不大,身材婀娜多姿.小伙子不仅看呆了,完全没有想到其中的可怕之处:为什么会人在这种地方梳头!突然,小伙子尖叫了一声,因为那个女的突然把脖子上的头搬了下来,放在膝盖上接着继续梳.小伙子吓坏了,连忙屁滚尿流的往路上跑去.听见背后有声响,那女的,便迅速地把头重新安装了回去,超着小伙子跑的方向厉声叫到:你跑,你跑得过初一,跑不过十五.据说,小伙子还没有跑到城里就晕倒了,被后来路上的人发现,然后通知他爸把他抬回了家.一连昏迷了好几天后才醒,但是人就变疯了,见人就说:梳头,梳头.......

   后来,据说这个疯子在村子里面疯跑了一、两年,然后就失踪了,说不定阿,早已经死在这山里面的某个地方了。

  我们老家那边埋在山上的坟,不知是为什么,总是喜欢建在路边.有些坟看起来比较新,那是经常有后人去修葺的缘故,但是也有一些孤坟,无人管理,就相当的破败了.以前小的时候,走那些路的时候,看见那些老坟的时候,总觉得非常害怕,害怕里面会猛得蹦出来个什么东西来.

  说有一个住在风水溪(老家的一个小村子),大概20多岁的小伙子,在城里面揽了个小活,每天早上从家里面出发去城里面做活,晚上再走回家里.我家有亲戚就是风水溪的,因此这条路我走过,大概要走两个多小时,全是山路,路上要经过好几十个坟墓,而那些坟都是建在小路边的,掩隐在灌木林之中,时隐时现的.有一天早www.guisenlin.com上,小伙子又照常从家里出发去城里.路过其中一个坟墓比较集中的地方,无意间看到,离路边不远的一座老土坟从中间裂开了一个口子,口子里面泛出黑乎乎的光.小伙子没有多想就只是看了看就离开了.晚上回去仍然无意识的看了下,也没有觉得什么的.小伙子回去后的那天晚上,闲谈中把这件事情跟家里说了下.一听见有这事,他爸觉得此事不同寻常,便告戒自己的儿子说,让他别走那条路了,换另外一条路去城里,尽管另外那条路要难走一些,而且花的时间更长.小伙子随口就答应了,但心里却没有怎么在意这件事情。一连几天,小伙子仍然从那条路去城里,从那条路回家,一路上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小伙子便心里嘲笑自己的爹太迷信了.但是,有句俗话:久走夜路,必要碰鬼.这一天早上呢,山里面起了雾,山里面本来是日出很早的,但是由于大雾,还看不到一点阳光.路过那座裂开的坟的时候,小伙子奇怪的看见有一个穿着新娘子衣服的女人盘腿坐在坟头上梳头.由于背对着他,所以看不见脸,但是看得出来年纪不大,身材婀娜多姿.小伙子不仅看呆了,完全没有想到其中的可怕之处:为什么会人在这种地方梳头!突然,小伙子尖叫了一声,因为那个女的突然把脖子上的头搬了下来,放在膝盖上接着继续梳.小伙子吓坏了,连忙屁滚尿流的往路上跑去.听见背后有声响,那女的,便迅速地把头重新安装了回去,超着小伙子跑的方向厉声叫到:你跑,你跑得过初一,跑不过十五.据说,小伙子还没有跑到城里就晕倒了,被后来路上的人发现,然后通知他爸把他抬回了家.一连昏迷了好几天后才醒,但是人就变疯了,见人就说:梳头,梳头.......

  后来,据说这个疯子在村子里面疯跑了一、两年,然后就失踪了,说不定阿,早已经死在这山里面的某个地方了。

  十九 群蛇聚会

   我婆婆说,那个时候她刚生我幺姑不久,背着我幺姑去城里面买盐巴(食盐).必经之路中有段路上从一大片梯田里面经过.而路呢,是位于比较靠上的梯田的田坎上.由于那个时候是秋天了,所以稻子都收割了,田里面都是空的.从路边几乎可以往下一望无余。

   我婆婆刚拐过一道弯,进入梯田区域的时候,就发现有什么白花花的东西在路下面的一块梯田里晃来晃去,她开始没有注意,径直往前走,但是走了几步路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这才仔细的往下望了望,这一望,一下子把她吓得坐在了地上.她看见一块那块比较大的稻田里,密密麻麻的全部是蛇在蠕动.那群蛇绕着圈的在游动,在那群蛇中间,有一条大蛇,约莫有饭碗那么粗,昂着头,头上长着一对肉冠,吐着信子,似乎在发号司令什么的.我婆婆吓得大气不敢出.但是这段路必须过啊,而且幸亏那中间的蛇的头没有朝向这边.我婆婆摒住呼吸,用手在地上爬着,因为脚已经使不出力气了.就这样一步步的挪着身体穿过了那片稻田.所幸的时,那群蛇似乎一直没有发现我婆婆的存在.

   我婆婆说,可能那天是蛇在聚会,被她碰巧遇上了,而蛇群中间的那条蛇,就是蛇王。我婆婆说,现在她想起来那天的事情,身体仍然害怕得瑟瑟发抖!

  二十 蛇咬三声冤,狗咬对头人

   我婆婆一直说:蛇咬三声冤,狗咬对头人。也就是说,蛇和狗是不会随便咬人的。如果有蛇或者狗无缘无故的咬你的话,那就证明你以前一定对它们做了一些不对的事情。

   说是我们以前那边有个商人,经常到外县去做生意。有一次,他路过一条河边,看见有条蛇在那里喝水,就临时起意把蛇给打死了。打死完这条蛇之后,他也没觉得什么,便照常赶路。在他家到他经常做生意的地方,有一个建在一座山的山顶上面的寺庙,寺庙里面只有一个常住的老和尚。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寺庙里面多了一条很凶恶的大狗,全身白色,足足有头小牛犊那么大。至于这条狗是怎么来的,寺庙里面的老和尚也说不清楚。这条狗非常凶猛,所有到山里面来上香的人,都会被这条狗追着吠叫半天才罢休。狗虽然是凶恶,但还没有真的要咬伤过一个人。所以老和尚就把狗留在了寺院里,用作看家护院之用。

   一天,这个商人一时兴起想到寺庙里面去游玩一下。他刚走到山下的时候,庙中的那条狗远远的就飞奔下来,走到商人身边摇摆尾巴,极其亲热,跟在商人后面一直来到庙里。老和尚也是个有道行的人,看见这条对其他人都穷凶极恶的狗对这个人却如此友好亲热,其中必有缘故。便用卦算了下,知道了个大概。于是就偷偷的找个个机会对商人说:“你不应该到这个地方来啊!你看见那条狗了没有?它必定前世与你有莫大的冤仇,今天它等到了个机会,必定不会放过你!”那商人一听,立马吓傻了,连忙问解决之法。老和尚对他有些怜悯,也想救他一命。于是对他说:“今晚上睡觉之前,偷偷的把厢房里的蓑衣斗笠放在被窝里,做成人形状,然后偷偷得躲在床底下,然后等到子时的时候,便悄悄地离开厢房,然后下山去,再也不要回来。”那商人性命危在旦夕之间,那里不能不照老和尚的话办呢。于是到夜里,商人用挂在墙上的蓑衣斗笠放在被子里后,便悄悄地躲在床下,一看到了子时,便悄悄出了房门,奔命似的往山下跑去。没过一会儿,那条狗就从厢房的窗户跳了进去。那狗一进了屋,猛地向床上扑去撕咬,等它撕烂被子一看,里面只有蓑衣,便发现自己上当了,想退出房门,但这个时候藏在暗处的老和尚立马行动起来,迅速地把房门栓上,把窗户用木条钉住。狗被圈在屋里面,无法出来。便狂吠起来,猛烈的用头撞门,没过多久就撞死在了厢房内。于是老和尚把狗的尸体捡了起来,葬在了小河沟旁的一个竹林里。但是没过多久,就在狗尸体被埋的地方,长出来了一根竹笋,长了大概3尺高就停止长了下来,一直立在那里。

   那条庙上凶恶的狗死了的消息,没过多久就传到了商人居住的城镇里。他想这下便没有什么大事情了,就把老和尚给他的忠告抛在了九霄云里。于是就在一次做生意回家的时候,就买了些礼品,想上寺庙里面去看望下老和尚,以谢上次的救命之恩。老和尚正在寺庙里面打坐,看到商人走进庙来,大吃一惊。声色俱厉的商人:“你为什么还有到这里来,我不是告诫过你吗?这次我可保全不了你了。”商人想不到事情还会这样严重,便问原因。老和尚说,那条狗虽然已经死了,但它的仇没有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商人听见后便想起来前几年无故在河边打死了一条蛇的事情,于是就下跪请求原谅,求老和尚再救他一命。老和尚看见那商人如此,心又软了下来。于是对商人说:今晚上你睡在石臼里面,我在上面用磨盘把你盖住,如果你能躲过今晚,就算你的造化;如果你躲不过,那也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天刚黑没有多久,就开始下起倾盆大雨来。然后那根只长了三尺长的竹笋便迅速的长大起来。等长了约莫有一丈长,碗口粗的时候,竹笋便从半空中拦腰断了下来,一掉在地上就变成一根大蟒蛇。只见那蟒蛇游过小水沟,径直往那商人藏身的石臼处爬过去。蟒蛇吐着信子,把头对着石臼和磨盘之间的缝隙,绕着石臼转了几圈,便爬走来了,顺着水沟里面的洪水,顺流而下不见了。第二天天亮的时候,老和尚搬开磨盘一看,里面只剩下了一副骨架了。

   讲完这个故事后,我婆婆说,所以啊,人呀,要多积善德才会有好报的。蛇虽然是比较让人害怕的一种动物,但它也是一个立于天地间的一个生灵的,人也不要无缘无故的害它性命的。


鬼森林QQ群:52712931

上一篇:清明6条禁忌,犯了容易晦气 下一篇:男孩失手把太岁弄掉在地上竟发生了恐怖的事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